加州大学系统停课罢工进入第11天,美国公立大学为什么掏不出钱?,最新消息

最新信息

加州大学系统停课罢工进入第11天,美国公立大学为什么掏不出钱?
2022-11-25 13:04:00
截至当地时间11月24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大学系统的停课罢工已经进入第11天。
  从14日起,加州大学10个校区中,近4.8万名助教、博士后、研究人员和评分员等雇员放下一切工作,要求大学为其增加工资并提供更好的福利。
  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主管美国政经观察的济容投资对冲基金合伙人Yiyan Xu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美国公立学校主要依赖州政府拨款,但疫情后通胀高企,学校里做助教的博士生以及许多普通教师的工资,却基本上没有明显涨幅。“这两年美国物价飞涨,一些基本支出项目最低都增加了百分之二三十,因此他们的薪水很难维系生活。”她称。
  罢工的结束日期尚未确定。此时正进入学期末尾,在加州大学系统的10个校区的期末考试前,罢工有可能导致课程、研究和评分无法正常进行。学生们将不得不完全依赖教授们进行教学、打分和其他一对一的指导。
  研究人员承担大量教学任务,工资却很低
  目前,美媒提供的数据显示,加州大学许多研究生的年薪为20000美元上下,而博士后的年薪最低为55631美元。
  绝大多数加州大学的研究生将其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用于支付房租。例如,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助教每年平均收入为24000美元。但根据房地产信息提供商Realtor.com的数据,在洛杉矶-长滩-阿纳海姆都市区,年租金中位数高于36000美元。据美媒报道,加州大学一个生物物理学专业三年级博士生的月工资大约为2300美元,而其租房的房租就要花掉1200美元。
  UAW要求加州大学领导层为所有研究生提供每年54000美元的最低工资,为所有博士后提供每年70000美元的最低工资,并在合同谈判中提供年度生活费调整。为了达成协议,加州大学系统在合同的第一年提出了4%至7%的加薪幅度,随后的加薪幅度较小。但雇员们拒绝了这些提议,因为根据大学的提议,许多助教的年收入仍将低于30000美元。
  长期以来,由于师生比(学生与教学人员之比)较高,美国公立大学依靠研究生与博士生作为助教分担大量本科生教学工作,但他们的薪水却很低。
  Yiyan Xu介绍道,师生比是美国大学排名和学生申请十分看重的一个指标。“举个例子,8:1的学生与老师之比肯定好于15:1的学校,前者意味着一个学生得到了更多老师的关注,人均资源也更多。”她说,但这个指标也是美国公立大学的硬伤,因为公立大学本身财政就紧张,在招生上又承担着政治任务,不能因为学生家庭背景而进行招生工作,因此很难拨款雇用或支持普通教师。
  这也导致美国公立大学的师生比无法与私立学校竞争。根据专门进行大学排名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U.S. News)的介绍,最好的私立大学如哈佛大学的师生比为7:1,耶鲁大学为6:1,少于20人的班级比例约为70%,而即使是最好的公立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师生比也有20:1,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为18:1,密歇根安娜堡大学为15:1,少于20人的班级比例在50%上下。
  Yiyan Xu透露,对伯克利这样的院校来说,教学资源紧张的现实可能比数据更为夸张,因为20:1的数字已经是平均计算的结果。“诸如一些计算机(CS)、经济、数学、统计和会计这样的热门课程,尤其是大一或大二的入门教学,说700/800:1都不为过。朋友在伯克利上过一个有名气的教授的CS课程,整个大教室都爆满,他那门课一学期要么坐在教室阶梯上,要么站在教室最后,许多人甚至站在教室外面听。”她说,“大一的时候很多课程都是由博士生或者讲师教授的,教授亲自上的课并不多。”
  Yiyan Xu解释,对于公立大学来说,教授不仅要带研究生和博士生从事学术研究,还要带本科生的课程,因此任务非常繁重,很多教授根本没有时间教学,许多低年级学生的课程都被分配给博士生。相比之下,私立学校的学生则“更滋润”,因为学费高昂,就可以享受更好的人均资源。
  公立大学为什么很穷
  公立大学的钱为什么不够用?
  根据美国教育数据倡议(EDI)的数据,美国公立学院和大学的财政收入中学生支付的学费和费用占了很大比例。2021-2022学年,平均而言,全美在州内就读四年制公立大学的典型学生支付了9349美元的学费,而州外学生须支付27023美元。而私立学院和大学的平均学杂费为35807美元。
  2022-2023学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州内学生的学费为14226美元,州外学生为43980美元,高于平均水平。耶鲁大学的学费平均为62250美元。
  “美国各州本地人上州内公立大学很便宜,每学期可能三四千美元,其中很多低收入家庭还会被减免学费。但国际学生就要交三四万美元。不过,公立学校需要承担政治任务,每年必须要招收一定比例的本州学生,比如最多70~80%,另外20%才能是国际学生,后者才是主要收入来源。”Yiyan Xu说。
  疫情后,全美国际生招收的情况几乎遭到腰斩。根据美国国际教育协会新发布的《门户开放》报告,2020-2021年,美国高校的国际新生入学人数减少了10万多人,比前一年的数字几乎减少了一半(46%)。
  此外,校友捐款也是学校收入一大来源。根据美国国家教育数据中心2022年公布的数据,截至2020财年,全美拥有最多捐赠的五大院校是哈佛大学(420亿美元)、耶鲁大学(310亿美元)、得克萨斯大学系统(310亿美元)、斯坦福大学(290亿美元)和普林斯顿大学(260亿美元)。它们该年度获得的捐赠数额分别是9.65亿美元、8.87亿美元、6.80亿美元、12.48亿美元和3.21亿美元。
  而加州大学系统行政办公室得到的捐赠基金累计为122.67亿美元,比该财年开始时增加了3.76亿美元。这是整个加州大学系统10个校区的总额。
  “公立学校主要依靠政府财政拨款,一部分依赖校友捐钱,但本身从公立学校毕业的校友,家境大概率并不优于私立学校的学生。所以他们捐款的能力也很有限。”Yiyan Xu说,在美国所谓“公立常青藤”的榜单中,除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伯克利分校之外,其余8所学校的财政情况更是捉襟见肘。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免责申明: 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国内知名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

【扫码收藏微信小程序】

加州大学系统停课罢工进入第11天,美国公立大学为什么掏不出钱?,最新消息

/sitemap.xml /sitemap2.xml /sitemap3.xml /sitemap4.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