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达沃斯:分裂与合作丨拉加德强调“通胀水平依然太高” 欧央行加息料将持续,最新消息

最新信息

2023达沃斯:分裂与合作丨拉加德强调“通胀水平依然太高” 欧央行加息料将持续
2023-01-21 12:44:00
当地时间1月19日,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在达沃斯论坛的一番“鹰”派言论使得市场再起波澜。
  在当天的“寻找欧洲新的新增长点”小组讨论上,拉加德表示,通货膨胀显然是欧洲央行的首要任务和首要目标,而从各方面来看,通货膨胀率都太高了。
  拉加德表示,“欧洲央行决心要把通胀率带回到正常水平,因此(在过去)将利率提高了250个基点。我们将坚持到底,直到利率进入限制性区域,并维持足够长的时间,以便及时将通货膨胀率恢复到2%。”
  此番“鹰”派言论释放后,欧洲股市全线走低。1月19日,德国DAX30指数跌1.72%,法国CAC40指数跌1.86%,荷兰AEX指数跌1.79%,意大利MIB指数下行1.75%。
  拉加德:“通胀水平依然太高”
  2022年,受俄乌冲突与能源危机影响,欧洲能源价格与食品价格大幅上涨,通胀水平急剧拉升。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12月,欧元区通胀率为9.2%,较11月的10.1%、10月的10.6%下滑较为明显,但在拉加德看来,“通胀水平依然太高”。
  拉加德在讲话中特别提到了就业市场,她称这对评估通胀预期和通胀演变至关重要。数据显示,2022年第三季度,环比来看,欧元区就业人数增长0.3%,欧盟就业人数增长0.2%;同比来看,欧元区就业人数增长了1.8%,欧盟增长了1.5%。而从失业率来看,2022年11月,经季节性调整后,欧盟和欧元区失业率分别为6%和6.5%,均站在历史低位。
(欧盟及欧元区2008年1月-2022年11月失业率,图源:欧盟统计局)
  拉加德表示,“欧洲的就业市场从未像现在这样充满活力,与过去20年相比,如今的失业数据处于最低水平。”
  强劲的就业市场之外,欧洲央行还认为,未来的工资增长值得警惕。1月9日,欧洲央行发表了一份《经济公报》,其中指出,未来几个季度的工资增长预计将非常强劲。拉加德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我们知道工资在增长,可能比预期的速度更快。我们不能让通胀预期失去锚定,也不能让工资推动通货膨胀。”
  在达沃斯论坛上,拉加德表示欧洲央行将坚持加息路线。2022年,为抑制通胀,欧洲央行四度加息,自2022年12月21日起,再融资利率、边际贷款利率和存款利率分别上调至2.5%、2.75%和2%。而在拉加德看来,这远非终点。
  围绕欧央行接下来的加息动作,牛津经济研究院欧洲宏观经济研究主管Angel Talavera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欧洲央行担心,能源成本上涨导致的通胀最初飙升,现在正在蔓延到经济的其他部分,并导致工资增长速度超出预期,并使核心通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高位。因此,这可能是利率制定过程中的一个重要考虑因素,我们预计在2月和3月即将召开的政策会议中,欧央行将分别加息50个基点。”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欧盟让·莫内教授丁纯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前疫情导致的供应链中断形成的供需错配,加上2022年受俄乌冲突、能源危机的影响,欧洲物价高企,欧央行在去年7月加息50个基点,告别了近十年的负利率时代。如今欧洲央行面临的问题除了通胀,还有疲软的经济增长,以及外围市场包括美元的加息。目前,在欧元区通胀还在高位徘徊的情况下,预计欧洲央行的加息动作仍会持续。”
  ECB预计今年欧元区经济增长0.5%
  在讨论过程中,关于欧元区的经济表现,拉加德表示,“言论已经从2022年Q3、Q4出现衰退,以及可能在Q4、2023年Q1出现衰退,转变为小幅收缩。”
  欧洲央行(ECB)目前预计,2022年欧元区将实现3.4%的GDP增长,2023年GDP增速将为0.5%。拉加德在讲话中表示,“这不是辉煌的一年,但要比我们担心的好得多。”
  高盛近日上调了欧元区今年的经济预测值,从此前的预计萎缩0.1%调整为增长0.6%。高盛经济学家们认为,鉴于能源危机,欧元区经济增长在冬季仍将会疲弱,但不再认为会出现技术性衰退。
  高盛表示,对欧元区的经济预测上调,部分是由于欧洲天然气价格下跌。得益于暖冬,欧洲近期天然气价格回落明显。截至发稿,“欧洲天然气价格风向标”荷兰TTF近月期货价格报62欧元/兆瓦时,与8月的高位价格343欧元/兆瓦时相比,下降幅度超80%。
  无独有偶,法巴银行经济学家团队也在一份报告中表示,预计欧元区2023年GDP将增长0.2%,此前的预测为收缩0.5%。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增长预期有所改善,欧元区的一系列经济隐患仍难以忽视,比如债务高企的问题。荷兰首相Mark Rutte在讨论中特别提及,意大利、法国等欧元区经济体的政府借贷依然太高,阻碍了经济的长期增长。他强调,“我们必须要减少政府借款。”
  截至去年第二季度末的数据显示,希腊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已经达到182.1%,意大利的比例为150.2%,葡萄牙、西班牙、法国和比利时的比例均在100%以上,远超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的上限规定,即公共债务不得超过GDP的60%。
  在丁纯看来,“欧元区多国政府债务高企,导致还本付息压力大、财政开支受限、能源补贴等使财政政策实施受限,这些对于经济复苏都是不利因素。此外,其本身的债务风险也值得注意,不过,与欧债危机时相比,如今的欧洲具备传导保护工具(TPI)、欧洲稳定机制(ESM)等保护措施,目前来看,再次陷入欧债危机的可能性并不大。”
  两大联盟有待推进
  在讨论中,多位嘉宾都提到了“资本市场联盟”的重要性。
  拉加德表示,“我们必须迈向数字化和绿色转型,而这方面的资金筹措将是惊人的。”在这个背景下,应当“认真、坚定、且快速地”使资本市场联盟发挥作用。
  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Christian Sewing也在发言中表示,“我甚至会说,资本市场联盟是欧洲经济最便宜的助推器。”
  作为一项旨在破除商业融资瓶颈的机制,欧盟早在2015年就启动了资本市场联盟,但其后一直推进缓慢。在2020年,欧盟委员会发布了一份促进该联盟的新行动计划,希望借此降低融资成本,实现经济增长。但截至目前,该联盟计划仍是进展平平。
  丁纯认为,资本市场联盟难以推进的主要原因在于,与美国等资本市场相比,欧洲的金融市场规模较小,且直接融资比例不高,欧洲民众的金融行为习惯还是以间接金融为主。资本市场联盟希望通过建立一个统一的金融大市场,促进大家的直接金融意愿,“可以想象,实践难度比较大,也因此一直进展缓慢”。
  值得一提的是,资本市场联盟之外,欧洲银行业联盟是支持欧盟金融发展的另一项重要举措。丁纯介绍,银行业的联盟主要是为了防止私债转换为公债,即防止商业银行的兑付风险转换为主权债务风险。在个别银行出现兑付问题时,联盟本身就可以为其提供保障作用,相较于资本市场联盟,“银行业联盟启动更早、推进也相对较快。”
  目前来看,两大联盟其实都亟待推进。“在过去几年里,欧盟在其他两个支柱——单一监管机制和单一解决机制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不过,目前各成员国仍未能就共同存款保险计划(这被视为银行业联盟的关键支柱)的条款达成一致。”渣打银行欧洲经济学家Christopher Graham曾在接受21记者专访时表示。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免责申明: 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国内知名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

【扫码收藏微信小程序】

2023达沃斯:分裂与合作丨拉加德强调“通胀水平依然太高” 欧央行加息料将持续,最新消息

/sitemap.xml /sitemap2.xml /sitemap3.xml /sitemap4.xml